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名人名言 » 经典名言 » 正文

陆机名言大全_经典语录精选

发布时间:2017-12-24     浏览次数:11

陆机才多岂自保,李斯税驾苦不早。华亭鹤唳讵可闻,上蔡苍鹰何足道。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士,秋风忽忆江东行。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。

练世情之常尤,识前修之所淑。

来不可遏,去不可止。

因宜适变,曲有微情。

譬犹舞者赴节以投袂,歌者应弦而遣声。是盖轮扁所不得言,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。

虽一唱而三叹,固既雅而不艳。

言寡情而鲜爱,辞浮漂而不归。

犹弦么而徽急,故虽和而不悲。

徒悦目而偶俗,固高声而曲下。

天子者,众人所积而成,故天子应自视为众人之一人,视天下为天下之天下。

混妍蚩而成体,累良质而为瑕。象下管之偏疾,故虽应而不和。

虚己应物,必究千变之容;挟情适事,不观万物之妙。

文章最忌百家衣。

宣物莫大于言,存形莫善于画。

缀下里於白雪,吾亦济夫所伟。

块孤立而特峙,非常音之所纬。

陆机才多岂自保,李斯税驾苦不早。华亭鹤唳讵可闻,上蔡苍鹰何足道。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士,秋风忽忆江东行。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。

练世情之常尤,识前修之所淑。

来不可遏,去不可止。

因宜适变,曲有微情。

譬犹舞者赴节以投袂,歌者应弦而遣声。是盖轮扁所不得言,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。

虽一唱而三叹,固既雅而不艳。

言寡情而鲜爱,辞浮漂而不归。

犹弦么而徽急,故虽和而不悲。

徒悦目而偶俗,固高声而曲下。

天子者,众人所积而成,故天子应自视为众人之一人,视天下为天下之天下。

混妍蚩而成体,累良质而为瑕。象下管之偏疾,故虽应而不和。

虚己应物,必究千变之容;挟情适事,不观万物之妙。

文章最忌百家衣。

宣物莫大于言,存形莫善于画。

缀下里於白雪,吾亦济夫所伟。

块孤立而特峙,非常音之所纬。

心牢落而无偶,意徘徊而不能揥。

形不可逐,响难为系。

极无两致,尽不可益。

虽众辞之有条,必待兹而效绩。亮功多而累寡,故取足而不易。

苟伤廉而愆义,亦虽爱而必捐。

奏平彻以闲雅,说炜晔而谲诳。

离之则双美,合之则两伤。

苟达变而识次,犹开流以纳泉。如失机而后会,恒操末以续颠。

碑披文以相质,诔缠绵而凄怆。铭博约而温润,箴顿挫而清壮。

笼天地於形内,挫万物於笔端。始踯躅於燥吻,终流离於濡翰。

信情貌之不差,故每变而在颜。思涉乐其必笑,方言哀而已叹。

播芳蕤之馥馥,发青条之森森。粲风飞而猋竖,郁云起乎翰林。

辞程才以效伎,意司契而为匠。

收百世之阙文,采千载之遗韵。谢朝华於已披,启夕秀於未振。观古今於须臾,抚四海於一瞬。

抱暑者咸叩,怀响者毕弹。

浮天渊以安流,濯下泉而潜浸。於是沈辞怫悦,若游鱼衔钩,而出重渊之深;浮藻联翩,若翰鸟缨缴,而坠曾云之峻。

悲落叶於劲秋,喜柔条於芳春,心懔懔以怀霜,志眇眇而临云。

咏世德之骏烈,诵先人之清芬。游文章之林府,嘉丽藻之彬彬。慨投篇而援笔,聊宣之乎斯文。

耽思傍讯,精骛八极,心游万仞。

其致也,情曈昽而弥鲜,物昭晣而互进。

倾群言之沥液,漱六艺之芳润。

遵四时以叹逝,瞻万物而思纷。

至於操斧伐柯,虽取则不远,若夫随手之变,良难以辞逮,盖所能言者,具於此云。

每自属文,尤见其情,恒患意不称物,文不逮意,盖非知之难,能之难也。

夫放言遣辞,良多变矣,妍蚩好恶,可得而言。

精骛八极,心游万仞。

渴不饮盗泉水,热不息恶木荫。

虽区分之在兹,亦禁邪而制放。要辞达而理举,故无取乎冗长。

暗于治者,唱繁而和寡;审乎物者,力约而功峻。

人寿几何?逝如朝霜。时无重至,华不再阳。

铭博约而温润,箴顿挫而清壮。

颂优游以彬蔚,论精微而朗畅。

诗缘情而绮靡,赋体物而浏亮。

思风发于胸臆,言泉流于唇齿。

观古今于须臾,抚四海于一瞬。

石韫玉而山辉,水怀珠而川媚。

谢朝华于已披,启夕秀于未振。

立片言而居要,乃一篇之警策。
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粤ICP备14050309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