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名人名言 » 经典名言 » 正文

吕本中名言大全_经典语录精选

发布时间:2017-12-27     浏览次数:31

老来旧事无人说。为谁醉倒为谁醒,到今犹恨轻离别。

故人何处。同在江南路。百种旧愁分不去。枉被落花留住。

说道觅新词,把酒来相就。

驿路侵斜月,溪桥度晓霜。短篱残菊一枝黄。正是乱山深处、过重阳。旅枕元无梦,寒更每自长。只言江左好风光。不道中原归思、转凄凉。

要相忘。不相忘。玉树郎君月艳娘。几回曾断肠。

高楼只在斜阳里。春风淡荡人声喜。携客不嫌频。使君如酒醇。

恨君不似江楼月,南北东西。南北东西。只有相随无别离。恨君却似江楼月,暂满还亏。暂满还亏。待得团团是几时。

乱红夭绿风吹尽,小市疏楼。细雨轻鸥。总向离人恨里收。年年春好年年病,妾自西游。水自东流。不似残花一样愁。

渺渺风吹月上,濛濛雾挟霜回。百年心事老相催。人在夕阳落外。有梦常嫌去远,无书可恨来迟。一杯浊酒两篇诗。小槛黄花共醉。

酒罢悠扬醉兴,茶烹唤起醒魂。却嫌仙剂点甘辛。冲破龙团气韵。金鼎清泉乍泻,香沈微惜芳薰。玉人歌断恨轻分。欢意厌厌未尽。

病香无力傍栏干。风雨送春还。一枕晓来清梦,无人说似西山。匆匆笑语,时时邂逅,草草杯盘。莫谓杂花时候,便忘梅蕊冲寒。

后生学问,聪明强记不足畏,惟思索寻究者为可畏耳。

不特圣人直重先后之序,如天之四时,分毫顷刻皆有次序,此是物理自然,不可易也。

取之伤廉,与之伤义。

以人之盗因谓食为盗而不敢食,是失名实者也。

取其行事之善者别录出之以自警戒,亦乐取诸人以为善之义也。

老来旧事无人说。为谁醉倒为谁醒,到今犹恨轻离别。

故人何处。同在江南路。百种旧愁分不去。枉被落花留住。

说道觅新词,把酒来相就。

驿路侵斜月,溪桥度晓霜。短篱残菊一枝黄。正是乱山深处、过重阳。旅枕元无梦,寒更每自长。只言江左好风光。不道中原归思、转凄凉。

要相忘。不相忘。玉树郎君月艳娘。几回曾断肠。

高楼只在斜阳里。春风淡荡人声喜。携客不嫌频。使君如酒醇。

恨君不似江楼月,南北东西。南北东西。只有相随无别离。恨君却似江楼月,暂满还亏。暂满还亏。待得团团是几时。

乱红夭绿风吹尽,小市疏楼。细雨轻鸥。总向离人恨里收。年年春好年年病,妾自西游。水自东流。不似残花一样愁。

渺渺风吹月上,濛濛雾挟霜回。百年心事老相催。人在夕阳落外。有梦常嫌去远,无书可恨来迟。一杯浊酒两篇诗。小槛黄花共醉。

酒罢悠扬醉兴,茶烹唤起醒魂。却嫌仙剂点甘辛。冲破龙团气韵。金鼎清泉乍泻,香沈微惜芳薰。玉人歌断恨轻分。欢意厌厌未尽。

病香无力傍栏干。风雨送春还。一枕晓来清梦,无人说似西山。匆匆笑语,时时邂逅,草草杯盘。莫谓杂花时候,便忘梅蕊冲寒。

后生学问,聪明强记不足畏,惟思索寻究者为可畏耳。

不特圣人直重先后之序,如天之四时,分毫顷刻皆有次序,此是物理自然,不可易也。

取之伤廉,与之伤义。

以人之盗因谓食为盗而不敢食,是失名实者也。

取其行事之善者别录出之以自警戒,亦乐取诸人以为善之义也。

得酒贵多,不问美恶,过人远矣。

用心多使气胜心,毎心有所不善者,常使气胜之。

读书须是尽去某人说某人说之心,然后经可穷矣。

言天在山中者,前言往行,无有纪极。故取天之象焉。

於安定处得此一字,亦用不尽。

以信解诚,不能尽诚。至诚无息,信岂能尽之乎?

此事闲时说时甚易,在於临事时,要执得定耳。

学者非止读诵语言,撰缀文词而已,将以求吾之放心也。

凡欲解经,必先反诸其身,而安措之天下而可行,然后为之说焉。纵未能尽圣人之心,亦庶几矣。

寻常人便说作两事,失之逺矣。

每事無不端正,則心自正矣。

義者宜也,知者知此者也,禮者節文此者也。

以信解誠,不能盡誠。至誠無息,信豈能盡之乎?

居簡而行簡,無乃太簡乎。

至如母以子貴,子以母貴,及人臣無將,將則必誅。

所損者懲忿窒慾,所益者見善則遷,有過則改也。

毎心有所不善者,常使氣勝之。且云自知如此,未得為善也。

施於一身而非有餘也,施於天下而非不足也,是之謂聖人之道。

學者非止讀誦語言,撰綴文詞而已,將以求吾之放心也。

有人曰仕宦顯達者,使天下謂之賢人則不可,使天下謂之不賢人,則可矣。

安而行之,聖人也,自非聖人,皆利而行之者也。

欲忠於君,是利於忠也。欲孝於父,是利於孝也。其餘皆然。

今之學者不能見其近者小者,而妄意談其大者逺者,故終汗漫而無成也。

无妄之往得志,言无妄而往,則可以得志也。

後之人不及孔子顔子逺矣,而常嘆仕宦不達,何愚之甚。

取諸人以為善,是與人為善者也。

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,夫能如是,故能養其大體,而為大人,故能格君心之非,而使天下利見,故能言動以為法則。

説詩者不以文害辭,不以辭害志,惟詩不可拘以法度。

若必以寺為法度,則侍者法度之人,峙者法度之山,痔者法度之病也。

今之學者必要一其説,是不知聖人之意也。无妄之往何之矣,言无妄之世,往無所之也。

上下以利相聚,其能長育人才乎!

觀張子厚所作西銘,能養浩然之氣者也。

以信解誠,不能盡誠。至誠無息,信豈能盡之乎?

聖人之言其逺如天,其近如地。

其逺者,須謂之逺。其近者,須謂之近也。

今之人所以為學者,某却不會如此為學。

乾坤之於易,猶隂陽之於道,仁知之於聖也。

萬物皆備於我矣,反身而誠富有之大業,至誠無息日新之盛德也。

格物者,窮理之謂也。欲窮理,直須思始得。思之有悟處始可。不然所學者恐有限也。

仁者見之謂之仁,知者見之謂之知。

虽然毫发之失生于心术,其流之敝有不可胜言者。

浩然之氣充塞天地,雖難得而言非虚無也,必有事焉。

又不可忘之也,忘之者不芸苗者也。正其名而取之者,非苗者也。

民劳则思,思则善心生。逸则淫,淫则忘善,忘善则恶心生。沃土之民不才,淫也;瘠土之民莫不饷义,劳也。

懒惰者必有饥寒之忧,虽欲亲人,人不用也。

圣王之处民也,择瘠土而处之,劳其民而用之,故长王天下。

君子能劳,后世有继。

古人辞尊居卑辞富居贫,处乱世自全之道,可以为万世贪冒不厌,以致破家亡国者之至戒也。

或得于数,盖指康节。或观于礼,谓横渠也。

在昔诸儒,各行其志,或得于数,或观于礼,学者趋之,世济其美。

子厚以礼教学者,最善先有所据守。

心与道潜,湛然渊静,所居则躁人化,闻风则薄夫敦。

道学至于无心,立行至于无愧,心若止水,退然渊静。

公诚厚德可服,某适来相试耳。

言其所善,行其所善,思其所善,如此而不为君子,未之有也;言其不善,行其不善,思其不善,如此而不为小人,未之有也。

乡人贱之,父母恶之,如此而不为君子犹可也;父母欲之,乡人荣之,诸君何不为君子!

诸君欲为君子,而使劳己之力,费己之财,如此而不为君子犹可也;不劳己之力,不费己之财,诸君何不为君子!

博学而详说之,将以反说约也。

愿侍郎宁百受人欺,不可使好贤之心少替。

“忍”之一字,众妙之门。

惟变所出,万变不从。

初学作诗,宁失之野,不可失之靡丽;失之野不害气质;失之靡丽,不可复整顿。

欧公作文,先贴于壁,时加窜定,有终篇不留一字者。
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粤ICP备14050309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