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名人名言 » 经典名言 » 正文

方孝孺名言大全_经典语录精选

发布时间:2018-01-26     浏览次数:27

夫苟不能自结于天,而欲以区区之智,笼络当世之务,而必后世之无危亡,此理之所必无者也,而岂天道哉?

此其人皆有出人之智,负盖世之才,其于治乱存亡之几,思之详而备之审矣;虑切于此,而祸兴于彼 ,终至于乱亡者,何哉?

汉惩秦之孤立,于是大建庶孽而为诸侯,以为同姓之亲,可以相继而无变;而七国萌篡弑之谋。

变封建而为郡县,方以为兵革可不复用,天子之位可以世守;而不知汉帝起陇亩之匹夫,而卒亡秦之社稷。

当秦之世,而灭六诸侯,一天下;而其心以为周之亡,在乎诸侯之强耳。

盖虑之所能及者,人事之宜然;而出于智 力之所不及者,天道也。

智伯既死,而乃不胜血气之悻悻,甘自附于刺客之流。

虽然,以国士而论,豫让固不足以当矣;彼朝为雠敌,暮为君臣,腆然而自得者,又让之罪人也。

虑天下者,常图其所难,而忽其所易;备其所可畏,而遗其所不疑。

让于此时,曾无一语开悟主心,视伯之危亡,犹越人视秦人之肥瘠也。

袖手旁观,坐待成败,国士之报,曾若是乎?

段规之事韩康,任章之事魏献,未闻以国士待之也;而规也章也,力劝其主从智伯之请 ,与之地以骄其志,而速其亡也。

苟遇知己,不能扶危 为未乱之先,而乃捐躯殒命于既败之后。

盖尝因而论之:豫让臣事智伯,及赵襄子杀智伯,让为之报仇。声名烈烈,虽愚夫愚妇 ,莫不知其为忠臣义士也。

让之死固忠矣,惜乎处死之道有未忠者存焉。

生为名臣,死为上鬼,垂光百世,照耀简策,斯为美也。

夫苟不能自结于天,而欲以区区之智,笼络当世之务,而必后世之无危亡,此理之所必无者也,而岂天道哉?

此其人皆有出人之智,负盖世之才,其于治乱存亡之几,思之详而备之审矣;虑切于此,而祸兴于彼 ,终至于乱亡者,何哉?

汉惩秦之孤立,于是大建庶孽而为诸侯,以为同姓之亲,可以相继而无变;而七国萌篡弑之谋。

变封建而为郡县,方以为兵革可不复用,天子之位可以世守;而不知汉帝起陇亩之匹夫,而卒亡秦之社稷。

当秦之世,而灭六诸侯,一天下;而其心以为周之亡,在乎诸侯之强耳。

盖虑之所能及者,人事之宜然;而出于智 力之所不及者,天道也。

智伯既死,而乃不胜血气之悻悻,甘自附于刺客之流。

虽然,以国士而论,豫让固不足以当矣;彼朝为雠敌,暮为君臣,腆然而自得者,又让之罪人也。

虑天下者,常图其所难,而忽其所易;备其所可畏,而遗其所不疑。

让于此时,曾无一语开悟主心,视伯之危亡,犹越人视秦人之肥瘠也。

袖手旁观,坐待成败,国士之报,曾若是乎?

段规之事韩康,任章之事魏献,未闻以国士待之也;而规也章也,力劝其主从智伯之请 ,与之地以骄其志,而速其亡也。

苟遇知己,不能扶危 为未乱之先,而乃捐躯殒命于既败之后。

盖尝因而论之:豫让臣事智伯,及赵襄子杀智伯,让为之报仇。声名烈烈,虽愚夫愚妇 ,莫不知其为忠臣义士也。

让之死固忠矣,惜乎处死之道有未忠者存焉。

生为名臣,死为上鬼,垂光百世,照耀简策,斯为美也。

士君子立身事主,既名知己,则当竭尽智谋,忠告善道,销患于未形,保治于未然,俾 身全而主安。

谦者众善之基,傲者众恶之魁。

不安于小成,然后足以成大器;不诱于小利,然后可以立远功。

君子淡如水,岁久情愈真。小人口如蜜,转眼如仇人。

交善人者道德成,存善心者家里宁,为善事者子孙兴。

将兴之主,惟恐人之无言;将亡之主,惟恐人之有言。

沽名钓誉,眩世炫俗,君子观之,皆所不取。

公其心,万善出。

钓名沽誉,眩世炫俗,由君子观之,皆所不取也。

鞭管之下,有贤士乎?

君子之为利,利人;小人之为利,利己。

凤随天风下,暮息梧桐枝。

纵肆忽怠,熟知识者;人善其佚,祸从自出。

能探风雅无穷意,始是乾坤绝妙词。

蚯蚓霸一穴,神龙行九天。

求之言语之外,而得其所不言之意。

虚己者进德之基。
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粤ICP备14050309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