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名人名言 » 句子大全 » 正文

海边的卡夫卡经典句子

发布时间:2019-09-15     来源:ruiwen  浏览次数:38

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,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最好不要对距离那样的东西期待太多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有些东西,不是说全然不曾有过,只是活着活着那东西就用不上了,所以忘了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缺乏想象力的狭隘、苛刻、自以为是的命题、空洞的术语、被篡夺的理想、僵化的思想体系——对我来说,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“希望你记住我。”佐伯说,“只要有你记住我,被其他所有人忘掉 都无所谓。”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一不坚强二没有独立心,不外乎硬被现实推向前去罢了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就经验性来说,人强烈追求什么的时候,那东西基本上是不来的,
而当你极力回避它的时候,它却自然找到头上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假如我是影子,我不愿意只一半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在这个世界上,不单调的东西让人很快厌倦,不让人厌倦的大多是单调的东西。向来如此。我的人生可以有把玩单调的时间,但没有忍受厌倦的余地。而大部分人分不出二者的差别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但即使被至亲冷眼相待,中田心里也并不甚难过,一来已经习惯一人独处,二来若有人搭理或热情相待,他反倒会心情紧张。对于一生积蓄被表弟挥霍一空他都没有生气,当然事情糟糕这点他是理解的,但并未怎么失望。度假山庄是怎样一个劳什子,“投资”又意味什么,中田无法理解,如此说来,就连“借款”这一行为的含义都稀里糊涂。中田生活在极其有限的语汇中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如此这般,中田住进弟弟提供的宿舍,接受政府补贴,使用特别通行证乘坐都营公共汽车,在附近公园同猫聊天,一天天的日子过得心平气和。中野区那一角成了他的新世界。一如猫狗圈定自己的自由活动范围一样,没有极特殊的事他从不偏离那里,只要在那里他就能安心度日。没有不满,没有愠怒,不觉得孤独,不忧虑将来,不感到不便,只是悠然自得地细细品味轮番而来的朝朝暮暮。如此生活持续了十余年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作为款额能有实感的至多五千日元。再往上数,十万也罢一百万也罢一千万也罢全都彼此彼此,即那是“很多钱”。虽说有存款,也并未亲眼见到,无非听到现在有多少多少存款的数字而已。总之不外乎抽象概念。所以就算人家说现已消失不见了,他也上不来把什么搞不见了的切实感受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习惯于不怀期望地等待什么,习惯于独自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了,对此也全然不感到难受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想,与其被夺走或由于偶然原因消失,还不如自行扔掉为好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百年之后,置身此处的人们(也包括我)应该从地上荡然无存,化为尘埃化为灰烬。如此一想,我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心情。这里所有的人或事物都显得虚无缥缈,仿佛即将被风吹散消失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孤独如柔软的泥堆积在那里。穿过水层的隐约光亮,犹如远古记忆的残片白荧荧地洒向四周,深深的水底觅不到生命的迹象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这世界上没有你赖以存活之路,为此你自己一定要理解真正的顽强是怎么回事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人们总要进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,在进得最深的地方就会产生连带感。或者说人们总要深深挖洞,只要一直挖下去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多少往前看的同时按部就班处理眼下的事物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往下我集中注意力在森林中穿行,注意不迷路、不偏离路。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某种具有不完美性的作品因其不完美而强有力地吸引人们的心—至少强有力地吸引某种人的心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觉得最好不要对距离那样的东西期待太多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人生都错位了那么久,腰骨错位也是可能的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偶然的相遇对于人的心情是相当重要的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闭了眼睛情况也丝毫不会好转,不是说闭起眼什么就会消失,恰恰相反,睁开眼时事情会变得更糟。闭眼是怯懦的表现,把眼睛从现实移开是胆小鬼的行为。即使在你闭眼捂耳之时,时间也照样挺进,喀,喀,喀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孩子们的心很柔弱,可以被扭曲成任何样子,而一旦扭曲变硬,就很难复原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,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,无法挽回的感情,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摘下耳机,可以听到沉默。沉默是可以用耳朵听到的,这我知道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孤身一人住在陌生的地方,如同丢了指南针丢了地图的孤独的探险家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火苗怎么都看不厌,形状多种多样,颜色各所不一,像活物一样动来动去,自由自在。降生,相逢,分别,消亡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们之所以都在毁灭都在丧失,是因为世界本身就是建立在毁灭与丧失之上的,我们的存在不过是其原理的剪理而已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我们的脑袋里—我想应该是脑袋里—有一个将一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。肯定是类似图书馆书架的房间。而我们为了了解自己的心的正确状态,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用的检索卡。也需要清扫、换空气、给花瓶换换水。换言之,势必永远活在自身的图书馆里。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办不到的事我不求人,因为别人办不到的事求也没用,纯属浪费时间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口袋里的钱,总不能像树林里的蘑菇那样自然繁殖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必须仅靠所给的东西活下去,胃会根据食物的多少而改变大小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静得那般深沉,侧耳倾听,甚至可以听见地球旋转的声音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尽管世界上每一个体的存在是艰辛而孤独的,但就记忆的原型而言我们则密不可分的连在一起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回忆会从内测温暖你的身体,同时又从内测剧烈切割你的身体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建议留言 | 粤ICP备14050309号-2